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:::

甲仙風采

    資料來源:甲仙區公所       

     甲仙埔抗日志士紀念碑〈甲仙公園〉

    甲仙埔抗日志士紀念碑〈甲仙公園〉:
    清光緒廿年,西元一八九五年中日甲午戰爭訂定馬關條約,將台、澎、金、馬割讓給日本,台灣軍民悲憤欲絕,誓死保衛鄉土,組織民兵和日軍作戰。日本佔據台灣後,採取殘酷高壓統治,台灣同胞秉承先人愛國精神,誓死不作日寇奴隸,抗日事件頻傳,最終雖都失敗,但先人忠勇愛國的精神是日後戰勝的憑藉。
    日本實施高壓統治手段治理臺灣,民風純樸個性耿直的甲仙前輩,眼見抗日情緒高漲,始終起義民國四年 余清芳 募兵書函遭日軍攔截,義士企圖破壞日軍通訊系統被捕,拘留在甲仙埔支廳,為拯救自己同胞,窺悉甲仙埔支廳警員大多出動搜查,警備薄弱,於是同年七月八日夜間一路夜襲日警阿里關駐在所,九日清晨一路向北攻擊小林、蚊仔只及河表湖日警用駐在所;另一路向南會合甲仙義士攻擊甲仙埔支廳救出同志數人,同時分路攻擊大邱園及十張犁駐在所,殺日警三十餘人。
    甲仙埔之變傳出後,日警緊張萬分,即時由今澤警部指揮,由杉林駐在所一路北攻,義士節節撤退,此時日警已喪失理性,遇人殺人、逢厝燒厝,不久甲仙便成一片焦土,庄內老幼躲入山中避難,義士突破日軍包圍,轉往到剖牛湖與 余清芳 會合再圖後續抗日活動。是年八月二日襲擊噍吧年支廳南庄駐在所,三日續攻同支廳菁埔寮及大目降支廳崗仔林兩駐在所,四日據芒仔芒庄(土名望明)與日警對抗,五日據虎頭山攻擊噍吧年支廳,六日日軍增援,義士化整為零退入各地山谷, 余清芳 為謀再舉帶領義士二佰餘人於八月十二日深夜衝出日警圍網,越過石壁寮天險到達四舍寮,此時 江定 義士亦率部下衝出重圍到此會合。在日警不斷增援的情況下,為保存元氣,大家只有分散避難,以圖再起,並在四舍寮溪邊埋下大砲一尊留作紀念,然後揮淚離別。
    此役後續被捕義士遭判刑者二佰四十三人,雖橫跨甲仙、玉井各地,但其中有一佰九十二人為甲仙人士。繼又於民國二十六年由中華會館華僑救國會領導,本區義士 江保成 負責招募志士,接應國軍登陸,事機敗露,志士約百人被捕壯烈成仁。為緬懷我鄉先人保鄉衛國對抗暴政,不計生死臨難不茍的英勇事蹟,於是六十八年選定昔日甲仙埔事件重要戰場 —鯉魚山,亦是多位義士斷魂之所在,豎立抗日紀念碑以資永誌,今日已整修為甲仙公園,是鄉親晨昏運動的好場所,昔日英勇之氣亦依稀在樹隙透下的陽光永留於世。
    後記:
    甲仙公園興建在甲仙特產街文化路正前方山上,海拔不高。日據時代,日本人在此興建神社,強迫民眾朝拜。民國四年發生噍吧年抗日事件,日本政府為紀念殉職日警,特別在日本神社前右側設立「殉難警察官之碑」乙座。台灣光復後,日本神社及紀念碑皆被民眾毀壞,改建為甲仙紀念公園,民國 68年在公園內興建「甲仙埔抗日志士紀念碑」乙座,供民眾在公園休閒之餘,憑弔抗日英雄的偉大精神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甲仙鎮海軍墓-1甲仙鎮海軍墓:
    早期為附近居民視為禁忌之地,樹林叢生,後因開僻農地,恐有遭受破壞之虞,故於民國八十年代起委請成大歷史系石萬壽教授進行田野調查,當時居民以木竹架屋奉祀,民國八十五年由當時高雄縣政府報請內政部補助興建園區,當時已逾百年報請內政部核定為縣定三級古蹟,今委由本所代為管理。 
    光緒十二年間駐防台灣府城(即今台南市)的鎮海軍提督楊金龍,奉巡撫劉銘傳之命率中軍前營間僻嘉義經後大埔、甲仙、荖濃、寶來、鑿裡、關山啞口至八潼關的越山道路,即從臺南市南化越過阿里山山脈餘脈的西阿里關山,到達本區小林里的里北(約今南橫公路路線),開鑿至此設營於今小林里五里埔,因夏季炎熱內山瘴氣過重,軍士兵多數水土不服,染病生歿者百餘人,現有墓碑85座,碑上清晰可見亡者籍貫、姓名及當時日期,因多數為楚南(今湖南湖北省)人士,故又稱楚南塚。甲仙鎮海軍墓-2

    現有墳墓85座,排列整齊,景觀良好,墓園面積約0.0九七0公頃,坵墳形貌簡陋約成六排。墓前石碑取自當地出產的砂岩、粄岩以及寶來以東北荖濃溪所產的綠色片岩,形狀不一,大體呈長方形。碑上之文,或以兵勇所佩的刺刀尖刻之或由開山之石匠鑿之,雖略嫌草率但肅殺之氣猶存,有如置身軍旅,為現存台灣各墓埔所少見。
    昔日生人修築道路壯志,雖未完成橫貫公路,但路跡斷續延綿重山至今尚存,令人無限唏噓,更感嘆古道逐漸煙滅於荒煙蔓草之間,只剩無限的哀思。

    地       址:高雄市甲仙區東阿里關段1165-2地號(小林里五里埔)
    洽詢電話:07-6751002-15(甲仙區公所)
    開放時間:不限

    :::
    ▲開啟 ▼關閉